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34万受害者、390亿元,代言过P2P的胡军被骂无辜吗
你的位置:55世纪 > 产品中心 > 34万受害者、390亿元,代言过P2P的胡军被骂无辜吗
34万受害者、390亿元,代言过P2P的胡军被骂无辜吗
发布日期:2022-08-03 19:49    点击次数:85

  近日一则旧闻冲上了微博热搜,演员胡军代言理财产品翻车疑似涉及34万受害者,共计390亿元……

  在明星日薪208万的渲染下,几十万普通人,上百亿的血汗钱无处可寻,无疑冲击着大众的认知。愤怒需要出口,代言人胡军成为了被选中的那个出口。

  悟空理财暴雷

  代言人胡军称“合约已于2020年6月正式结束”

  胡军在2018年9月正式代言玖富集团,而这款产品名为“悟空理财”。

  在P2P盛行的那些年,悟空理财凭借诱人的回报率帮助玖富吸引了大量客户,首日交易额就突破100万元,三天用户数过万。胡军长期在荧幕上的正直硬汉形象更是帮助悟空理财收割了一大波大众信任。毕竟胡军代表性角色是乔峰,嫉恶如仇,普通观众很容易产生一些联想。

  但代言人的既往形象并不能保证投资的安全性,2019年P2P行业弊端凸显,相关部门下发一系列监察管理办法,集中整治金融乱象。巅峰时期的五六千家P2P机构开始逐步清退,爆雷频频。作为当时的P2P头部机构,悟空理财也被卷入其中。

  截至2020年7月31日,玖富普惠借贷余额319亿元,出借人数量超过34万人。同时间,悟空理财开始出现逾期回款现象,有出借人的回款甚至已经被拖欠一个多月,从8月至今的回款均未能如期收回。2020年12月,悟空理财母公司玖富宣布退出P2P,截至目前黑猫投诉平台上“悟空理财”相关投诉超12000条,其中大部分都是投诉该平台无法兑现,涉嫌投资理财诈骗。

  早在2020年就已经有不少投资人一面通过相关途径找玖富维权,另一面也在代言人胡军的微博下发帖求助,希望他能出面推动事件的解决。

  这场旷日持久的维权就像玖富给出的兑付方案一样遥遥无期,那些评论区的留言或愤怒或卑微也都被时间淹没。在这两年间,胡军综艺、影视全面开花,近些年更是先后在《长津湖》等主旋律电影中扮演重要角色,这种对于舆论的无视惹怒了血本无归的投资者。

  于是在百花奖颁奖典礼举行前夕,悟空理财又迎来了一个维权的小高潮,作为得奖热门的胡军最终无缘百花奖最佳男配角。舆论重压之下,胡军方终于出来回应,声明中表示:胡军先生本人也注册成为该产品的用户,并在体验后仅是签署了代言协议,履行了代言人的相关义务。双方的代言合约已于2020年6月正式结束。

  P2P、代言人、投资人,冤有头债有主

  胡军的声明并没有让舆论平息,反而引发了新一轮讨论,代言人究竟在理财产品的暴雷事件中承担怎样的责任,责任会因为代言合约结束而终止吗?

  这并不是胡军一个人面临的难题,几乎是所有代言理财产品暴雷的明星都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用“野蛮生长”四个字来形容P2P产业再恰当不过了。2007年前后,P2P的概念被引入中国后,就开始了迅猛发展,各路资本争相涉猎P2P行业,银行系、上市公司系、风投系公司应有尽有。巅峰时期全国曾经有几千家P2P平台,各大平台累计交易额达到数万亿。

  贩卖暴富梦想的P2P平台也暴富了,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他们普遍开始找明星站台背书。因为理财产品要贩卖的除了惊人的高回报率还有稳定性与安全性,可能涉及资金用途、借款企业资质、有无抵质押担保、产品发行方、销售平台等方面综合评判。但显然对于没有经验的投资小白而言,安全性是一个很难测量的概念。因此大家更倾向于将其转化为“能请得起这么大牌的明星,平台很有钱=安全”,平台用高昂的代言费借助大众对明星的信任感为自己背书,简单粗暴但有效。

  据媒体统计,2015年至今,有至少30多位明星为18家问题平台站过台,包括鑫琦资产、e租宝、中晋资产、紫马财行、理想宝、团贷网、网利宝、有利网、爱投资、爱钱进等,涉及明星代言人包括黄晓明、郎朗、范冰冰、张铁林、张涵予、唐嫣、胡歌、唐国强、王宝强、汪涵、杜海涛、杨迪等。

  不同于快消品追求明星流量,P2P平台挑选代言人时通常考虑其大众印象和国民度,比如这其中唐国强、张铁林、张涵予等人在荧幕塑造的通常都是铁血硬汉的正面形象。按照代言人与产品气质相符的原则,P2P平台也通过这样一场生意为自己“美化形象”。

  明星在这场交易中就像一个信任的中介,他们收取平台的高额代言费,出借自己的声誉。从常理来看,代言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深度捆绑。而从法律来看,2015年9月,新广告法正式实施,广告代言人不得为未使用的商品或未接受过的服务做代言。如果代言虚假广告,广告代言人将受到行政处罚,三年内不能再代言广告。

  那这些大明星究竟有没有买这些高回报率的理财产品呢?如果他们能放出自己购买的理财产品亏空的证据,这种“不知情”才有一定说服力。不然为什么同样都是投资者,明星就偏偏是最幸运的那个呢?

  但从汪涵到郎朗再到如今的胡军,几乎每一次P2P暴雷维权事件中,代言明星的说辞总是把这种信任出借描述为一段时间有限的合约。这种“代言到期”为由的割席,显然从情理上不能令大众满意。

  2021年6月1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已立案的999家网贷机构,银保监会依法协调公安、司法等部门加快审理进度;同时亦加快追赃挽损,依法追缴高管奖金和明星代言费、广告费。

  涉及上百亿的问题,明星不能一句道歉了事,钱还是照拿。如果明星犯错成本这么低,那大众的信任未免太廉价。



上一篇:俄官员:美国决定向乌克兰提供新的军事援助将会使局势进一步升级
下一篇:《大使的厨房》即将“开放”:以美食为纽带开启国际文化发现之旅